首页

武侠修真

师尊好凶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师尊好凶: 第50章

    复摇错愕一瞬,意识到默尘先前是在逗他,不由的脸热了起来,一步一顿的挪到默尘身后,开始按起来。
    默尘抬眼一扫,在看着复摇脸上的红晕时,实在是憋不住了,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复摇的手一顿,脸颊红的像要滴血。
    楚时月快速穿梭在魔宗的走廊里,心脏狂跳,他不敢想他这样去问凌清故会受到什么责罚,也不敢想凌清故会不会继续隐瞒他。
    他现在只想看到凌清故,特别,特别想。
    匆匆忙忙跑到凌清故房门口,楚时月把自己的气息调整正常后,敲响房门。
    “进。”
    楚时月推门进去,入目便是在床上懒懒半卧着的凌清故,呼吸一滞。
    “嗯?”凌清故疑惑的抬起头,在发现是楚时月后迅速把手里的书放到了身后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为师不是说过没事别来找我吗?”
    凌清故侧过身子,用后脑勺对着楚时月,送客之意十分明显。
    楚时月看着凌清故散落半床的长发和睡皱的衣服,以及刚才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《愿与你相伴一生,不离不弃》,强行按捺住嘴角的笑意,向凌清故行礼。
    “师尊。”
    房间一阵寂静。
    他的师尊在装乌龟。
    楚时月忍着笑,缓缓说道:“最后这个王妃开了一家酒楼,王爷放弃皇位,当了个闲散老板。”
    凌清故扑腾着翻下床,一脸震惊。
    “我...你...”凌清故万万没想到自己看话本竟然会被楚时月发现,还被提前告知了结局,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。
    “师尊...”楚时月撒娇般的拉了拉凌清故的衣袖。
    “你等会,站着别动。”凌清故拽回自己的衣袖,用警告的眼神示意楚时月别动后,开始在屋里寻找称手的工具。
    找了足足两盏茶,凌清故都没找到。
    自从上次他把魔宗拆了个遍之后,他屋里的东西就被默尘打了印,倒不是解不开,只是凌清故懒得解。
    楚时月在原地站的都快睡着了,凌清故都没找到,想转头看一眼凌清故,但是身体非常懂事的没有动。
    哎,默尘还真是防我和防贼一样。
    凌清故在心里吐槽了一句,决定换个方式。
    “退到那边,倒立去。”凌清故抬起下巴,点了点旁边的架子。
    楚时月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,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低声说完一句是,便乖乖倒立去了。
    “单手。”凌清故不准备轻易放过这个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小徒弟。
    楚时月顺从的把右手背在了身后。
    “可知错?”凌清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靠在桌边问道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凌清故放下茶杯,杯盏在桌上发出一道轻响,楚时月后背一凉,说道:“弟子不知。”
    “你...”
    “是师尊同意,弟子才进来的。”楚时月反驳道。
    凌清故被楚时月的话惊到,瞪了楚时月好一会。
    还真是长大了,都学会回嘴了。
    楚时月没有忘记他来是问什么的,没等凌清故说话,开口道:“今日的事情,弟子不会说出去,但请师尊回答弟子一个问题。”
    “你有资格谈条件?”凌清故一挑眉。
    “师尊。”楚时月背在身后的手发着抖,没有理会凌清故的问话,直接问道:“您...为何会掉境界?”
    凌清故淡淡的看了楚时月一眼,他没想瞒过楚时月,只是发现的时间比他预料的早了些而已。
    “人果然不能太聪明,容易招惹祸端。”凌清故冷笑:“没什么原因,用了禁术,反噬罢了。”
    事到如今,还要瞒我吗?
    “以您的修为,根本没必要使用那些燃烧性命,短暂获得灵力的禁术,您到底用了什么?”楚时月不管不顾的大喊道。
    “楚时月!”
    一声厉喝让楚时月身体一软,差点栽在地上。
    “...弟子在。”
    凌清故怒火中烧:“是谁教你这么同我说话的!”
    楚时月也反应过来他刚才说话的语气实在是恶劣,想找补,但最后只是干巴巴的说了一句:“弟子,知错。”
    凌清故怕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,会忍不住打死楚时月,撂下一句:“没我的允许,不许下来,不准换手!”就离开了。
    砰的一声,房门应声关闭,房门带起一阵风,楚时月额前的碎发落到眼前,显得无助又委屈。
    他不该那么对凌清故说话的。
    楚时月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,脸颊顿时泛起五道红肿的指印。
    凌清故气冲冲的走在魔宗幽暗的走廊里,周身气压低的可怕,路过的魔宗弟子皆垂首匆匆走过,不敢打招呼。
    复摇从对面走来,拦住凌清故:“凌峰主,宗主正巧找您呢。”
    “找我做什么?”凌清故没好气的问。
    复摇不甚在意的笑笑,凌清故的脾气整个修真界都知道,何况刚才默尘吩咐找人看好他们,他就知道凌清故又要生气了。
    复摇上前一步,压低声音:“是关于反灵派门主之事。”
    凌清故压下心头的火气,正事要紧,那个小崽子一会收拾也可以。
    ——默尘房间
    “清故,来了。”默尘向凌清故招手,示意他坐下。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凌清故坐下,开门见山的问道。